资料专区

估计生理对超重有敏感

对于步法与剑法师叔只说了句:遭到围攻时可以保命!他还说苍澜回风剑的威力远不止如此,可惜心法失传而大失光彩。老实说,这步法、剑法缺乏现实意义,远不如阵法的奇幻莫测、园艺的融入自然般吸引我。这毕竟是个脑子解决事情的时代,而不是拳头说话的年代,真要碰上流氓什么的绝不如散打来得痛快淋漓,我总不会碰上自己被一大群武林高手围攻的场面吧?我倒是对剑法的来历颇感兴趣,因为这套剑法的苍劲雄浑、气势磅礴却又柔中带刚的特性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怎么都会有个深刻的来历!还有那把寒气逼人的青铜古剑以我看也不简单,但他就是不肯说。我使了个手段通过蔚丫头得到了答案,原来师叔有空也玩玩古墓猴影什么的。对这种探险我极感兴趣,但他翻着眼皮就是不理我的殷切期望,这师叔老猴子!暂时肯定是没法学师父的“九品相人之法”了,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也不必急在一时。倒是师叔那里有些麻烦,他的易容之术真有师父说的那么神奇的话,那无论用什么手段也得学到。可是他春节后又要云游天下去了,归期难测,看来还得想个办法。齐管家问我什么时候回去,说师父给我准备了一些特产带回去,怕我拿着麻烦让给托运。我们南方也有这种相互赠送礼物的习俗,我说了日期也没在意,就把具体的地址给了他。吃饭的时候师父让齐管家给我订机票,我马上摇着手插入道:“我与老乡一同回去,火车票已经买好了。”师叔却怪笑着接上话头道:“男的女的?长得漂不漂亮?”师父、师娘听得直乐,我却眉头微微一皱,师叔对这也有兴趣?莫非……“一个女的老乡而已,与她相貌何干?”我有些不悦道。“怎么没相干?没有良好的审美观,怎么能搞出好的园林?你搞的园林都是些破玩艺儿,那岂不坏了我的名头?”他侃侃而谈,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都扯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只是替为照顾,她长相又关我审美什么事?不过,听来总算不是老变态之流的,我脸色就自然多了。“我也说不准,但应该不会弱了你的名头!”我也胡馅着道,好像丽萍的长相真决定了我的审美观与师叔的名头似的。师父微笑着对齐管家道:“那就改为两张!”啊?原来师父根本没听进我刚才的话。算了!如果一遍提出异议没被师父采纳,那么再说都是徒劳,他这个性格我还是摸透的。再说咱工人的孩子对资本家有什么好客气的?最多算是把老爸老妈被榨取的剩余价值收回一点点而已不是?不过老爸老妈都是国营单位,这剩余价值好像是被国家榨取的。下午齐管家就送来了机票,后天上午8:05的票子。看来借资本家师父的光,咱也得小资一把了。不过丽萍这头撞南山不回头的骜牛性格,要不让她出机票费还得想个办法。当然,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那咱以后怎么成大人物?第二天上午我就去退了火车票,还临时客串了一个“黄牛”的角色,从一个肥头大耳的“将军肚”那里狠狠发了一笔。我用100元不到买的两张学生票,这么一转手就升了近十倍,真是爽透了!看来到时做个职业“黄牛”也可以养家糊口,发财致富啊!当然,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回校通知丽萍了。学校里冷冷清清的,但还是稀稀拉拉可以看到一些不回去的师生。透过小开的门缝我看见丽萍一个人正侧着身子看一本《当代短篇爱情小说选》,我看得一愣,她看爱情小说?除了教科书、参考书外,她不是不看任何小说的吗?真是令人惊讶!我敲门就进去了,她面色清亮没有一丝苍白,床头边还放着一些零食,看来她身心已经完全恢复如初了。但我总觉得她眼中似乎少了点什么,又多了点令我害怕的东西,而那本小说被她有意无意间翻转着压在了参考书下面。她随手拿过零食招待我,可我没这种习惯。看着她脸上微微浮起的一丝红晕我暗自警惕,这种孤男寡女的情形很容易发生些什么事的,还是赶快办完事溜之大吉为妙!我清了清嗓子道:“丽萍!”“嗯?”她看着被子,声音柔得象水。我吓了一跳,我最害怕她的就是这个样子,要是若蓝这个样子就爽了!虽然冷若冰霜时也让我不舒服,但总比胆战心惊好不是?我忙道:“假如我让你给带点零食什么的,你会不会收我的钱?”“不会!”她毫不思考,语气斩钉截铁。“那好!我刚好也给你买了票。”看着她犹豫的神色,我语重心长道:“如果是朋友之间,那可不能搞双重标准啊!”看她终于没说出反对的话,那就是同意了。我又接着道:“不过,这次火车怕是乘不成了!”她果然露出询问的表情,我道:“师父让我退了车票,我只得退了!”“你师父?”她终于问了出来,不过没问到点子上,似乎对这个更感兴趣。既然她问了,那我只有简单介绍了一下,却也只说以前读书时拜的一个拳师,只不过他家恰好在北京而已。她没有像老妈般刨根究底,这怕也是她仅有的几个优点之一了。她露出似有所悟的神色,心不在焉地道:“你不回去了?”晕!真不知她在想什么,我表达的是这种意思吗?“怎么不回去?”我道:“过年不回去,那就永远回不去了!”“嗯?”她奇道。“老妈都催好几次了,不回去那还有命在?”我胡扯道:“到时一进门就给她一脚踩扁,像踩死只蟑螂般,毫不留情!”我边说还装出老妈咬牙切齿的神态示范这个动作。她终于露出了微笑,真有些像冬日里腊梅的盛开。但我没顾得上欣赏,马上道:“明天早上7:10我来接你怎么样?”我始终没把交通工具说出来,否则她还是不肯罢休的,我有预感。她一点头,我马上告退,她张了张嘴,但终于没有说出什么来。我一个转身,推门就出来了,直到我合上门,才切断后背那道异常的注视。依今天情形来看,“黑牡丹”透露的可不是空穴来风哪!我不由再次警告自己以后得有意识地保持距离,要不到时麻烦大了。两天后我就回家了,我来时那个背包早给蔚丫头扔了,她换上的还会差的?看看自己一身打扮还真像个阔少爷。师父、师叔一定要亲自送我上机,真让我有些感动。我们7:03到学校,我进去帮丽萍拿东西,她两手空空正背着一个小袋下楼,也就免去了我做苦力的悲惨遭遇。看到师父车子,她明显一愣,看来官员家庭出身的她对这些识货的很,不像当初“土包子”似的我。这种极品“红旗”没有放开市场,一般只提供作为高层领导的专车,没有良好的上层关系私人很难搞到一辆,所以与其说有钱,还不如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我马上给她介绍,她表现得体,这点我是估计到的,毕竟是大家闺秀出身。但她表现出来的亲切,不禁让我大掉眼镜!这一下我却是怎么都没料到。她看看师父又看看我,看看我又看看师叔,眼中满是疑惑的神色。也难怪!师父、师叔没有半点肌肉鼓鼓的拳师味道,倒有一些世外高人的样貌。师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在想些什么事。师叔打一开始就以一种有色眼睛看着我,才介绍完就大大咧咧着道:“小子,眼光不错嘛!”丽萍也一阵脸红,虽然这种表情在她脸上百年都难得一见,但我清楚知道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就马上清楚地申明:我们只是老乡,最多再加同校同学。可恨的师叔连连怪笑着道:“是吗?……哦!嗯?……哈哈~我知道,我知道!”他知道个屁!这分明是在嘲笑我欲盖弥彰。师父听得满脸笑意,我却牙痒得恨恨的。丽萍起先就对我的介绍很不满意,我这么一申明,更是脸色冰冷了。我已经渐渐知道她这样的原因了,不过为了自己将来的幸福,怕也只能这样了。师父方向盘一转往国际机场而去,她马上转头看我, 管家婆内部精选资料我无奈点头。她更加不满意了, 白小姐内部精选免费大全但总算知道场合, 白小姐精选六肖中特还识点大体。到了机场, 香港正牌挂牌彩图全篇公式师父示意有话要对我说,丽萍识趣走开一些,远远看着我们。“你这个老乡天生自闭,应该是精神上的绝症,奇怪的是心门留有一个非正常的小窟窿。”师父道。窟窿?我不禁回头看了她一眼,难道是第一次见面时为取得她信任而用目光刺入她心门的那一下?难道这就是她变化的原因?或者我可以就此帮她一把,不过细节还得考虑成熟,并征得她首肯。照这么看来师父的精神力修为也不低,否则绝对感觉不到这些,如果这正是“九品识人之法”,那这个本领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学的。“这个容后再说。师父你能不能早点写好书?我有重要东西交给你。”我对师父说了句,然后目光一转道:“到时师叔最好有空来一下。”师父露出疑惑神色,师叔着翻着怪眼道:“什么破玩艺儿,还搞得宝贝似的!”我微笑着,手一顶眼镜用上了十分之一的精神力,一道锋利的目光倏地射出。几乎是同时,他两眼暴起耀眼的亮光,眼神在空中一接触就爆炸开来。一刹那,我感觉到他仅剩的微弱精神向我入侵而至,同时我精神力不受控制地往上急窜。他一个颤抖,主动权立马换手,我忙放开了对视。这种纯精神的较量远比真刀实枪的厮杀凶险上百倍,这点我清楚得很。通过仅有的几次我基本弄清了这种纯精神接触的作用与后果,如果对方没有敌意,那么都是按我主观的传递给对方,一切也都在我控制之下。但如对方带有敌意,那么我的精神力就会不受控制变得充满攻击性。这种攻击只要十几秒就可以让一个正常人变成白痴,象刚才急窜的攻击性精神力就是有个几秒都会给师叔造成永难磨灭的精神伤害。师叔只知道呆呆地看着我,但应该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师父也是同一个模样,或者是那个实在太惊人了!因为修练真气在这个世界已经是凤毛麟角了,而纯精神的修练几乎就是空白,我估计师父、师叔在这方面的造诣已经是这个世界的代表了都不一定。我以前练的到底是什么功法?那张皮卷又到底是怎么回事?目前的状态是不是达到了最高境界?真是令我费解!我放下眼镜,微笑着道:“到时来不来,师叔你看着办吧!”然后向师父挥手告别。看我走近,丽萍低声道:“我们不是朋友吗?”却没有一点要走的样子。还在考虑这个?不过肯说话已经与以前有千差万别了,而脸色没有冰冻三尺更是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了。“没经过你同意,我怎么敢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口不对心道。“可也没必要三番五次申明啊!”她声音一下子轻柔了许多:“对了,那机票费一定要给你,我……”我一口打断,强硬道:“说来说去,我们还不是朋友!算了,那你看什么时候方便就给我吧!”这下她低着头不吱声了,要照以前,就凭我这个态度不拂袖而去才怪!相反她脸色还好多了,我让她检票登机也没有反对。平生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很是有些新奇。令我诧异的是飞机上轻轻奏响的正是我那曲《夕阳下的枫树湾》,害得丽萍时不时看看我,让我浑身都不舒服。随着巨大的轰鸣,飞机拔地而起,那种超重的感觉虽然有点难受,但也不怎么样啊!可丽萍就紧紧抓着我的手臂,看她脸色苍白的样子怎么也不像装的,估计生理对超重有敏感。看着下面的景物急速后退、缩小,一忽儿功夫就变成一块色斑了,真让人有些“天地苍茫,谁主沉浮?”的感想。飞机穿过云层扶摇直上,上面是碧蓝碧蓝的蓝天,下面是柔若棉絮的团团白云,真有一种梦幻般的美丽,看得我不由耳目一新。中餐是机上吃的,起先我还以为要自己付钱呢,资料专区还是丽萍旁边轻轻提醒我的。空姐的服务不错,长相也不赖,如论外貌那与旁边的丽萍还是差了一大截。唉!要是丽萍性格有个若蓝的一半,那……咦!我都想到哪去了?这是我考虑的问题吗?飞了二个多小时就到了,真是快得不得了!火车可要两天两夜呢,看来有钱真不是一件坏事!既然穿得这么派头,兜里还有那么几个小钱,那几元的“打的”费就不用省了吧?我一进家门就发现弟弟这老人家正亲自动手在烧菜,真是勤劳得一塌糊涂。没去小舅家?那该是过年去了。他一看见我就张着嘴有点傻傻道:“老哥你打劫银行啦?”我马上意识到问题所在了,我这一身穿着打扮在这个家实在太“跳”了,弟弟接受能力算是强的了,但一时还是适应不了。我边从背包中翻出一个微型遥控飞机,边问道:“那这个航模不知有没有人要过问过问是否是打劫银行脏款购得?”那是我花了1200多在北京一个航模专卖店买的,要让老爸老妈知道不一脚踩死我才怪,可我有自己的想法:一个人的梦想比金钱重要得多!“啊!”弟弟两眼放光,一把抢过,跳起来就是一声怪叫。他可是识货的,除了学习他就爱好这个,市场上包括仿冒厂家生产的他都一清二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这么忘我的一跳,一下子就把旁边的醋瓶给碰倒了。我眼疾手快,突前一步一把扶住了,但还是有一部分倒在了锅中,“嗤!”的一声冒起一阵烟。我连忙道:“你烧菜,你烧菜!待会再跟你讲。”说着就往自己卧室去。卧室还是老样子,不过条件好像有所提高,书桌旁放着新购置的电暖器,荧光灯与台灯都给换了。不过,看来弟弟也真的很用功,就看参考书也知道个了大概。“哥,你不是说晚上才到吗?”弟弟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我怎么知道飞机……”我顺口而出,一出口就知道不妙。弟弟马上就接上了:“哥,你乘飞机啦?”他从厨房探出头疑惑道,马上又恍然大悟着道:“哦!借了‘千年冰山’的光不是?怪不得老妈说你和她一同回来。哥,你不会泡上了‘千年冰山’吧?”我听得一个头两个大,我不过就说了句乘飞机来的,他就想当然地推理出这么多!这东西说又说不清楚,但不说就更不清楚了不是?我马上警告他道:“没事不要乱扯舌头,否则某些人会回收某些东西的。”他忍着笑连声道:“俺省得,俺省得!”听他口气根本就是认定这个事实了,我也懒得理他。老爸老妈很快就回来了,老妈一回来马上对我进行突击审问,老爸陪审,弟弟旁听,还好不是关入小房间严刑拷打。首先当然是师父的事,我基本没有什么隐瞒不报的,可老妈就是有些不相信。我说要不要打个电话问一下,他们交换了个眼神却没再坚持。我道:“老妈你记不记得暑假时我用竹叶吹的那个曲子,就是你说象知了叫的那个啦!”弟弟眼睛一亮兴奋道:“哥,莫非你就是那个‘九翔’?怪不得妈说你也会这个曲子。”“你也知道?”我有些怀疑道。“哈~”他大笑着道:“回来的路上你没听到过这个曲子?街上到处都播放着这个曲子,很多同学都买了,我从老板那里预约了好几天才买到一盒。市里迎春晚会的主题曲就是《夕阳下的枫树湾》,晚报说那个曲子就是描写我们山区那个叫枫树湾的地方,还专门介绍了那个地方。学校组织的秋游去的就是那里,美确实是很美,就是房子太破烂了点,特别是那个学校。”啊?我惊讶得合不上嘴,想不到在这里都掀起了这么高的狂澜。“没料到,真没料到!”我感叹着伸手拿出一张活期存折道:“那么这个就很能够理解了!”老妈隔手夺过,一看,惊喜之情溢于脸色,这可是老妈一年的收入啊!“想不到随便吹吹竹叶子也能赚钱!阿翔,你每天给我吹几曲,让他们发表发表。”老妈激动地命令道。我听得差点晕倒,还是老爸稳重,不动声色问道:“真是你吹的?”既然是老爸发问,那就不能打马虎眼了,我严肃着点头,但还是补充道:“你们想听我可以吹一遍,但他人面前我是不会承认的,要不麻烦大了。”弟弟马上起哄着要听,看老爸、老妈神色也是想听听。看来只得吹一回了,一时找不到竹叶,就在院中随手拉过一片替用。虽然竹叶是最合用的,但经过空余时间的不断捉摸,现在早不局限在竹叶了,但我还是最喜欢用竹叶。我试吹了几个音,很快就摸清了叶片的情况。不过,他们三人那么近还眼睛瞪得贼亮地看着我,还真让我有点不自在,但那个熟悉的曲子一响起,我精神马上就融入到了那景那情,还深深沉醉在其中。一曲终了,他们三个还是呆坐着,脸上一片柔情如水。特别是老爸,不苟言笑的他那种表情真是难得一见。老妈支着头的手一滑,马上就惊醒过来了。“哥,你真厉害!比盒带中的还好听。”弟弟一脸激动道。老妈又来了,又让我“每天来几曲,让他们发表发表”什么的。我耐着性子费尽口舌才把情况解释清楚,真够累的!看来有些事还是不让她知道为妙!因为我的到来,中午特别加菜,还让弟弟去买了个板鸭,老爸还特别买了几瓶啤酒。对喝酒我只喝氛围,无所谓喜欢不喜欢,但老爸说了让我喝一点,谁还会有其它的声音?我们正兴奋地边吃边谈着,一个戴鸭嘴帽青色胡渣的中年人敲着大院的门问:“这里是易翔家吗?”“师傅有什么事吗?”我放下碗,边走边问道。“我是北京四通纵横物流有限公司的”他道:“有东西要他签收。”原来是师父让给托运的东西,我把身份证递给他。他从口袋里掏出单子仔细核对了一遍道:“在这里签名。”老妈远远看着我问:“阿翔,什么事?”“师父送我的一些特产到了。”我边签名边答道。“一些?你师父还真够大方的!”送货的师傅惊奇着道:“东西在外面车上,你自己看看。”我接过几张单子,走出大门,一看我就一呆,不是说一些吗?可外面满满装了两大货车的能叫一些?这也太夸张了吧!一个小单位发的年货还没有这么多。我知道他有钱,还大方,但这已经远不是亲戚朋友间的相互赠送礼物增进感情的性质了,而是赤裸裸的行贿与受贿!不过这么定性好像也不是很妥当,虽然我估计自己将来是大人物,但现在还是一芥平民啊!可就算是普通的赠送礼物,但让我怎么回赠?好在我估计师父本来的意思也仅是让我回家威风威风,过个好年的。“放哪里?”他看了一眼车上的搬运工人,问我道。“就院子里好了!”我回神马上道。他指挥着四个搬运工搬运货物,又对我道:“你自己清点一下。”我翻到后面的附单一看:“北京烤鸭20箱、桂花陈酒20箱、大磨盘柿20箱、六必居酱菜20箱、茯苓夹饼20箱……”后面密密麻麻跟了一大串,真是夸张!弟弟捧着饭碗先走了出来,看着车子张大着嘴一动不动了,还好碗没掉。老爸老妈马上也跟出来了,老妈指指车上的东西,又指指我,但张开的嘴就是没发出任何的声音来,还是老爸疑惑着道:“这是你师父送的?”“他只说是一些,我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我搔着头皮道。“你们家开自选商场啦?”路过的封大爷问老妈,老妈连连摇头,可就是没说话。堆好的货占据了几乎整个院子,就只留出一个进出的过道,简直就像座小山。他们怎么也不相信,非得要我电话证实不可,弟弟还连连问我是不是打劫了自选商场。不得已我只得拨通了师父的手机,老妈拿着并联的电话监听。“师父你好!我是阿翔。”我道。“你到家吗,一路还顺利吧?”师父问道。“本来是顺利的,可现在就不顺利了,我正在被老妈严刑逼供货物的来历,你不是说才……”我道。老妈听我这么说,狠狠盯了我一眼。他一口打断我,笑道:“都是一些小礼物,不用介意!可是你把我给害惨了。”“怎么啦?”我奇怪道。“你师叔现在二十四小时逼着我写书,我连上厕所……”他才说了半句,马上就被旁边师叔不满的声音打断了:“好你老小子,我还没转身就开始说我坏话了?我这是为你好,你这么大年纪……”原来如此!我笑着道:“师父,这个忙我估计是帮不上了,你自己自求多福吧!”我话声刚落,师叔的声音就传来了:“你师父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写书,没有事情请不要打扰!”又“啪”一声挂断了电话。老妈听得莫明其妙,但那些东西是师父送的倒是清清楚楚知道了的。“原来真傍上大款了!”弟弟兴奋道。老妈马上全部心思都到院里小山似的北京特产去了。“真想见见你师父!”老爸感慨着,突然道:“不要忘恩!”我只得唯唯诺诺答应着。那么多自己绝对是用不了的,那当然是送亲戚以及要好的街坊邻居了。老妈一副心痛的样子,但我和老爸坚持这个大的原则。最后确定自己留每样5份,给小舅家3份、姥姥家2份、阿姨家2份,大舅家当然是省略了。妈板着手指突然微笑着似乎是自言自语道:“那个叫什么蓝的可是个好姑娘,不知给留一些好呢还是不留。”弟弟马上笑着起哄道:“不留,不留!我们自己要了。”我红着脸狠狠瞪了他一眼,就是透过茶色镜片他还是吓了一跳,马上就安静多了。“那就给留3份啦!”老妈笑道。其他就送朋友同事、街坊邻居了。送货的事本来老妈交代一下自己同事就可以了,可东西实在太多,就是两份都已经是手拉车满满的两车了,那只得委屈我们暂且充当一回装货工人了。老妈当然是第一个通知小舅妈了,至于阿姨通知她自己来拿。若蓝那一份明天早上带过去,但之前我还得给若蓝电话。我给旧书店的张伯伯送了一箱桂花陈酒过去,我知道他爱这个,笑得他山羊胡子直抖。旧书店出来我在旁边的小店里拨了刘家村的电话,我可没那么笨:把所有的钱都交上,兜里还有几千块哪!她功课全是优秀,还真是够用功的。对于我的年货,她只轻轻说了声谢谢,但音调有些不对了。这种场面我最把握不了,我马上道:“那好,明天早上的公交车司机会带过来的,不过东西很重,最好让你爸爸、若红一同过去。好啦!开学前我再给你电话。”然后就挂了电话,免得她又怎么怎么样的。过年还是老样子,团团转了个圈,不过为了搞些“商场买不到却又美味异常的特产”还真伤了些脑筋。一个是海青菜,小舅送我们一瓶过,那种独特的清香味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还很清口解油腻,听小舅说一般还作为斋食用的。我记得是他以前的同学寄给他的,应该通过他能搞到一些。还有就是绍兴自制的梅干菜,不是市场上卖的那种。我不知道具体的工艺,但老妈的一个同事回老家却带来过,瘦肉只剩下几根劲,肥肉入嘴即化的那种,很是美味,但对不对她们胃口就不知道了,但愿到时她们不要笑我寒酸才好!才上班没几天,老妈回来就兴奋着道:“好事,好事!哈哈~”我们奇怪看着她,她自个笑了好一会才接着道:“我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了!”看来是丽萍的功劳了,我微叹了口气,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啊!以后绝对要保持一种距离,最多只能停留在普通朋友这条线上。我可不想自己一生的幸福断送在一个没有多少价值的“办公室主任”上。

  北京时间4月25日,王大雷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的球衣珍藏,郑智在球衣上寄语:愿你保持初心,永远快乐!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稿件来源: 鲁训先生 鲁能青训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网站
 


Powered by 香港六合平特一码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