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式专区

这些才是真正重要的

开学没几天社团里又发了我们乐曲的版权收入,我一下子傻眼了:税后12.3万?那真是咱易翔易老人家自己的,属于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虽然我知道盒带卖得很好,但绝没料到居然好到这种程度,那可是老妈十年多的工资哪!我拿着存折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让老妈得知还真不知道她会不会兴奋得晕过去。这么一笔巨款又该如何处置?存银行?那是从牙缝里一个嘣子儿一个嘣子儿省下血汗钱的农民伯伯对待金钱的观点,可咱是飞来的横财,不可同日而语。给老妈?铁定存银行,这我敢拍胸脯保证。个人以为,以钱生钱才是王道,虽然有风险。对了,东澜居不是有蔚丫头光缆上着网的笔记本电脑吗?除了她有时采采蘑菇什么的也就我上网看书了,算来还真有些浪费,那就学着抄股吧!反正到时可以用电话委托交易,兴许我的第六感还能派上点什么用场。那就这样安排吧:10万的整数当作炒股资金,当然,我可不会傻得一下子就全砸进去,至不济也得让自己不湿鞋地全身而退。那2万的尾数就作为平时的消费与旅游的备用基金吧!因为我很想有机会去祖国的各个地方走走看看。那3千的零头?这么天大的喜事总得庆贺一下吧?当然我不会告诉他们原因的,社团发钱的时候也再三关照我们过了。得到这笔巨款并不是没有代价的,首先是很多报刊新闻报道了这盒销售得比“歌神”张学友白金唱片还好的纯音乐盒带,还特别提到了我那个曲子,引用报刊中的原话来说是“令人砰然心动的大自然情歌!”。为此同学们不一样的目光让我烦不胜烦,特别是孙甜甜,我可以躲多远就躲多远。然后是好几个记者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找到了我,对于记者我一向没有什么好感,在我的印象中与“狗仔队”也没什么区别。我摘掉眼境微笑着却让眼睛亮光暴闪,马上一种无形的压力笼罩了他们,当然说的也尽是些废话,那可是搞政治的基本功。他们也实在抵挡不住,慌乱得连问题都问错,还怎么采访?而音像发行公司的人就慢了一拍,在好几个记者找过我后才找来,我倒想听听他们此来的目的。原来是想买断我那个曲子的版权的,虽然他们开出的价位让我垂涎直滴,但这个曲子因为社团与敦煌音像发行公司的合约而没有买断的可能性了。他们虽然失望,但还是留下了名片,千叮万嘱我有什么好作品第一时间通知他们。敦煌音像发行公司马上也有人找来了,还是要我有新作通知他们,看来一时半刻还用不着去街头卖狗皮膏药之类的了。最烦的是社团准备趁胜追击,再出一个合辑。但我有自己的想法,我放弃了这个机会,也放弃社团开出的比以前大大优惠的条件。瑜姐多次做我思想工作,对她我既重不得又轻不得,不胜其烦之余就顺水推舟提交了退社申请。虽然自此她再也没逼我,社里也没同意我的申请,但我本来并不热的心也冷了。相对我的退社申请,那么趋之若骛的入社申请就是一个鲜明的对比了。当然,入社的资格也随之水涨船高,并不是谁想进就可以进的了。我们11个人每人12.3万,按照以前商量定的对半分帐的原则,也就是说古琴社拿到了135.3万。不算还不知道,这一算可真吓了我一大跳。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前几天无缘无故一百多个社员每人发了500元的现金,还有一套价值300多元的古琴技法丛书。这么算来,估计古琴社已经稳坐学校百多个社团的头把交椅了。我带来的采自舟山东极岛上由渔妇调制自用的海青菜,还有地地道道绍兴农民自腌的梅干菜,单就卖相而言实在是不起眼,她们也没在意,以为只是自己家里随便拿出来的。不过也真是不吃不知道,一吃就让蔚丫头两眼放光,她爱吃油腻,梅干菜中的肉让她满嘴含油,不禁连声叫好吃,烤鸭鸡腿什么的自然都靠边站了。但裘姨、师娘她们就特喜欢海青菜,那种清香味与解油腻的特性,让她们赞不绝口,看来这特产还真是选对了。如果说蔚丫头吃饭时像只贪嘴的小猪,那么模样也是让人觉得可爱非常的,但她爱吃零食的恶习就让我深恶痛绝了。首先是零食把东澜居各个抽屉塞得满满的,甚至还摆到了我睡的床头柜里。她还分类存放,简直把这里当成她的零食储藏室了。但这么一搞我总觉得屋内有一种异味,为此我与她严正交涉了好几次,最后在我住校的威胁下,她总算作出让步:零食只放前面的书房。再就是边写作业边吃,还怂恿根本对零食反感的我一起吃。那发出的“吧唧、吧唧”声音一会儿就变成“咔吧、咔吧”,我刚适应她又换成“莫嗒、莫嗒”了,简直让我头一阵阵的发晕。奇怪的是她这么吃也不见得胖,或者是那静坐吐纳的功劳也说不定。“再吃就成‘袅袅’了!”我看她小老鼠般边啃东西边写作业的样子,皱眉道。“‘袅袅’?那是什么?”她看了我一眼,边说边啃,饼干碎末都掉到作业本上了。“那是我们南方人对一种白白胖胖用鼻子拱着吃东西的可爱动物的昵称!”我笑着道。“你说我是猪?”看她双眉一横,就知道动手在即了。我忽的一个鱼跃,椅子上坐着的身子直接横窗而出,又一个前空翻就踏足廊道,施施然往后花园溜达去了,留下她在屋内嗷嗷直叫。这学期学业应该还是很紧张,我把能考的全报上了。不过我的思想悄悄发生了改变,虽然这学期因为学业优秀拿到了2000元的奖学金,但与那12.3万相比简直小儿科得可以忽略不计!按目前的情况看来,我如果想走政治路线,那么社会关系复杂的师父,或者浙江省工业厅副厅长的师兄肯定可以帮我一把,当然以后得看自己的了。在经济领域发展?完全可以自己开公司,或者向师父借些……不对!男人不应该是摊着双手要钱的那一种,伸出援助之手的那一类才是。那么一想,这文凭除了身份的象征外,其它也没什么现实的意义了。考硕士、博士?哈哈~那就有一个读书目的问题了,咱读书是为了获得优质的生活,进而获得幸福,而不是献身科学,毕竟那个砸锅卖铁支援国家建设、饿着肚皮喊毛主席万岁的年代已经过去了不是?个人以为:知识——大学肯定是差不多了,而能力、胆魄、目光、以及能否抓住际遇,这些才是真正重要的,否则就算硕士、博士也永远只配给他人打打工。这么一想通,结论就有了:安全通过,决不强调优良,奖学金还是留给更需要的群众吧!当然才到手的这笔奖学金加版权收入零头共5000元还得全部请客掉。叫上同寝室三个还有劭劲锋他们关系好的连续搓了三个晚上,由于大家对饭店的档次要求不高,只要有酒就好,三餐才花掉我准备的一半:1500元。我们每次都侃得过瘾、喝得尽性, 白小姐精选六肖中特当然醉醺醺是最起码的, 香港正牌挂牌彩图全篇公式有的还不得不扶着送至寝室。第四天, 香港挂牌最新最快更新网站陆觉才眼睛一眯,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雷公嘴一伸就求饶道:“兄弟实在坚持不住了!”,连摸着酒瓶就不知道天南地北的祝云峰也开口了:“歇几天,让兄弟们缓口气吧!”那就暂停一下吧!他们暂停,但丽萍她们寝室也该开始了。我找去时丽萍正坐在被窝中边看书边听歌,脸上一片的轻松,看见我进来就把耳塞拿掉了,但转头盯着自己枕头边墙上贴着的工笔仕女图,一声不吭。估计还在为没一同回来生闷气,她这种肚里官司,我现在还是摸到一点门道的。我与“黑牡丹”她们随便搭了几句,丽萍好像被使了个定身法,保持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她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说出请她们吃饭的事?就欲擒故纵道:“唉!有人不欢迎,我还是回去吧,省得丢人现眼!”说完转身拔腿就走,那决然的气势还真不含糊。当然,她真不叫我,我还会在门口再问一遍:“真不叫我?”如果她还是那个样子,那就是说我猜错了她想的,识趣一些总比碍人眼好得多不是?丽萍没发声,但旁边的“黑牡丹”倒竖着柳眉,大喝一声:“站住!”看我停下来,马上又数落开了:“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是不是会吹几个破音就……”我马上打断她道:“我没心没肺?”“你知不知道丽萍……”她看了看丽萍,跳过这句道:“你看见过她和其它男的说上几句吗?不要以为自己……”我转头看了丽萍一眼,她正铁青着脸看着我,突然猛一个翻身伏到了枕头上,还随手把身上的被子拉到了头上,只露出一截亮丽的长发。看被子微微颤抖着,估计是哭了,但半丝声音都没有。我暗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来了,这不是自己没事找事吗?还什么请客,请客的嘞!三个人都对我怒目而视,我真是何苦来由?“你把她弄哭了!”“黑牡丹”现在脸色倒是一片平静道:“你自己搞定!要没在丽萍恢复之前出去,那以后就不用再来这里了。”说完就带着两个室友出去了,还轻轻合上了门。哄哄她是可以,但这样只会纠缠不清,以后还更多麻烦。看来她的问题主要是接触面实在太窄,我基本上每半个月才来看她一次,但即使是这样与她接触多的男生还是我。北大那么多的师生我看长相几乎个个比我英俊很多,而智力比我好、才气比我足的也比比皆是呀!论潇洒、比气质、讲情调,我边都靠不上啊!再说我这个怪脾气怎么也不适合她嘛!她就怎么老盯着我?一定得让她大幅拓展接触面,最好让她与全校男的都接触一遍,我就不信她就找不出一个真正满意的!怕那时早把我忘个九霄云外了,这样才好,这样才好!我记得在师父机场说过的话,看来还得加紧把精神力方面的一些事弄清楚,尽快给她治疗,时间越拖得长越麻烦!早日让她开朗起来,我也早日脱离苦海。不过,眼前的还是让她恢复正常要紧。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哭了,公式专区女人还真是……算了,算了!人都会有个喜怒哀乐不是?作为男人或者更应该有颗包容的心才是。“丽萍!”我凑近露出头发的部位,轻轻叫着。头发的清香味直上鼻端,这个味是很让我有些心旷神怡,遗憾的是它的主人却绝不是。除了微微的抖动的被子,根本什么反应。这我是知道的,叫她一声表示有话跟她讲。“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脾气怪,容易得罪人,可好好的我又怎么知道你到底为什么生我气?”我一脸无辜着信口道。“你根本没把我当朋友!”她居然蒙在被里嗡声嗡气回了一句,虽然还带着很重的哭腔。不应该这么说,我确实是把她当作朋友的,否则请朋友的客也不会想到她了,但也仅仅是指女性的朋友,绝对没有也决不允许有那种超越普通朋友界限的想法。对师父、师叔介绍时也正是怕引起这个误会才再次申明只是同学加老乡的,我现在最怕她的就是对我动情,这样轻轻松松做普通朋友不是很好吗?不过,既然肯说话了,那就表示至少没反感,我也可以接下去道:“我怎么没把你当朋友了?可我老发现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她突然一个翻身,一把扯掉被子,我一个伸手才没掉到地上。她已经双眼红肿,泪水满脸了,但目光却是咄咄逼人:“到底是你一厢情愿,还是我?”说完又趴到枕头上了,双肩膀抽动着,发出低低的呜咽声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哭声,如杜鹃啼血,让我一阵的难受。我这么一句话,没想到她的反应那么激烈。“好了,别哭了!就算以前不是,现在也算是了好不好?”我妥协着道,顺手拿过桌上的面巾纸递给她。她接过面巾纸,呜咽声是小了下来,但马上又崩出一句:“你没诚意!”“冤枉,冤枉哪!”我小声喊了两句冤枉,又用严肃的口气道:“那么我这里慎重宣布:我与丽萍自愿结成朋友,这样可以了吗?”“嗯!”她轻轻哼出一个字。总算听到她表示满意了,我柔声道:“本来我是来约你们去晚餐的,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去?”“都是你不好!”她缓缓坐起身,低着头埋怨了一句。反正今天是请不成客了,那不告退还待何时?我连忙接上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那我们明天去好吗?”她略一点头,我马上自动引退。精神手术到底会不会给她造成伤害?这是我首先要考虑清楚的,那次突如其来的一下,如果她存着敌意那就坏了,就是戒备心理也会产生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幸亏当时她只有诧异与惊奇,看来在没有取得她绝对的信任之前绝不能施行。第二天,我们一行五人去的是三星级酒店。请女生吃饭还得讲究情调,与摸着酒瓶就抓着整个世界的哥们不能相比。我知识面杂而博,特别是有些师父、师叔那听来的一些事情,一会儿把她们吓得一愣一愣的,一会儿又让她们笑声震天。丽萍虽然表现得相对平静一些,但我发现她内心好像并不平静。这一席自然吃得宾主尽欢,但我埋单的时候服务员说丽萍已经付过了,看来是上洗手间时候结的帐。不是说好是我请客吗?虽然我知道她也得到了2000元的奖学金。看我这样子,“黑牡丹”笑着叹气道:“唉!要是每餐有人请那该多好!”听得我腿一弯,差点跌倒!既然这样只有明天后天请两餐了,但“黑牡丹”看着丽萍说还不能这么请,她们每周只接受一次邀请。虽然我很想早些了却此事,但还能在这种问题上跟她们计较吗?那只有先让哥们继续摸酒瓶、侃大山了,不过这么一来蔚丫头就有意见了,问我:这几天怎么老不回家吃饭?为什么到她回去睡觉还没回来?不是已经与齐管家打过招呼了吗?我只得耐心解释,还不能把是我请客的事实说出来,否则她真要参加也不一定。她虽然表示理解,但还是抬出师父教训我道:“爷爷说过,挑选朋友最是要紧,不要老跟吃狗肉的在一起。”这话道理是有,我就是因为拜了个好师父,生活、眼光、气质等等一下子拔高了一大截,但她把狗肉朋友说成吃狗肉的,还真形象得让我有些忍俊不禁了。轰轰烈烈的请客行动终于结束了,我找了个机会约了丽萍出来。现在的她可不像以前那样难请,只要我叫她,肯定放下手头任何的东西。我们去的还是未名湖畔,那里风景好、情侣多,相对不碍眼。只是丽萍实在漂亮,照样会吸引旁有佳人的风流男士的目光,虽然很多马上被扭着耳朵别过脸去了。“你说像她们一样,一起经常开开心心,说说笑笑好不好?”看着不远处一对说笑的情侣不由问旁边的丽萍道。“可是我从小就……”她才忧郁地说了几个字,马上脸色一变道:“我这样是不是很惹你讨厌?我知道自己孤僻……”说着还带上哭腔了。这么敏感?说明她还是有很强的戒备心理。我马上打断她,双手乱摇着道:“不是,不是!我真的一点也不讨厌!你都想到哪去了?”看她脸色稍微好了点,我叹口气道:“我或者真有办法。”她露出惊诧莫名的神态,不过马上又变得黯然了,轻声道:“所有的专家都说了,我是天生的自闭症,没法治!”突然,她眼睛一亮露出慎重的神色道:“我有件事想告诉你,你要听吗?”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我道:“当然要听。”她看着未名湖好一会才幽幽道:“我很小的时候家在农村,奶奶离开世界那次家里请来了个落魄的道士为她做法事。他突然转身看着我,目光像灯泡一样闪闪发光。他说我天寿只有25年,但命中注定会有贵人相助,抓住了就能一辈子幸福,失去了就……”她没说下去,直接跳过道:“奇怪的是我连奶奶的脸都记不得了,但他这句话老老在脑中闪烁,清晰无比!”不会说我吧?被她这么一缠上,那我还怎么脱身?我连忙道:“丽萍,你是个有理想、有文化、讲道德、讲卫生、心灵美、语言美……”“你到底要说什么?”她柔声轻轻道。我缓过一口气,以绝对权威的口气道:“妖道,妖道!这肯定是个妖道!妖言惑众最是可恶,丽萍你可千万不能信这种迷信思想。城隍庙旁的柳半仙你知道不?专门妖言惑众欺骗无知群众。又如报上经常头版整版出现的妖道霸占民女、逼良为娼、聚众斗殴、杀人纵火……”她掩嘴笑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真正的笑脸,如百花齐放般,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微笑。我看得眼睛一阵发亮,单论漂亮若蓝还真没法比!“真希望天天看见你这样的笑容!”我由衷感叹道。她露出疑惑、奇怪的神色,好一会才低声道:“我是第一次这么开心!要是你常常这样,我或者……”原来是缺个油嘴滑舌之辈,本来我给她物色的是我们班的邵劲峰。他比我英俊一万倍不止,脑子也聪明,家境也不差,最主要的是他个性随和,蛮有一种保护弱者的正气,但要说哄女孩子倒不是他强项。看来到时除了给他创造机会外,还得再物色一个油嘴滑舌之辈,可是油嘴滑舌的大多不会是什么好人啊!呀!这不是说自己吗?嘿嘿~我除外,我除外!“我有更好的办法,只是需要你的配合!”我嘘出一口气道:“我们虽然是朋友了,可我不知道你到底信不信任我。”她抬起头,目光坚定地看着我,又肯定地点了下头。虽然这样已经很能肯定了她的信任,但这事重要性实在太大,我决定再试试她对我的信任程度。“那么我们去宾馆开个房间。”我突然石破天惊道,那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什么什么的,我知道学校里的情侣都这样。那当然只是为试探她到底对我还有多少的戒备之心,我完全没有去宾馆开房间的心,只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施行就行了。我分明看到她脸上的一点粉红突然爆炸开来,只几秒钟所有我看见的肢体都红的像块大红布。她咬着嘴皮,头低得埋进了自己的胸口,而胸口剧烈地起伏不定,整个身子微微颤抖着。她还有这种媚态?我看得眼睛发直!她突然发出微若蚊呐的音调应了声。这下我呆了!按照她这个表情分明是把它理解成了云云雨雨之事,这都答应?我突然后悔自己这样的问话,慌乱着道:“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我意思是找个安静的地方给你……”她一下子声调冷至冰点:“我不需要!”说着猛站起来,一个趔趄,差点跌倒。我出手如电,一把扶住了她,她大力一挣,我马上放手。她铁青着脸,拔腿就走。我连喊三声她应都不应,只顾往回走,旁边的情侣们都以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们。算了,算了!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一句话不合就甩脾气的性格,说穿了我还不是受委托的关系?最多让老妈不要上班了,这个10万也够她吃一阵的了!我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发了一会呆,也回寝室了。不过,静下心来想想也算是我不对,不应该问这个问题,但还不是为了她?于是我又去了她们寝室两次,每次对我都是不理不睬,好像我不存在似的。好了,她这样我也没有办法,这样结束也好,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中国网财经5月15日讯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今日(5月15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刘爱华介绍2020年4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并答记者问。

  中国网财经5月7日讯(记者 凌薇)日前,有媒体报道称,隶属厦门米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奥科技”)旗下的品牌“幂时代”,有多款既非药品又非保健品的普通产品“宣传能治病、涉嫌虚假宣传”,其中一款普通“消”字号卫生消毒产品还宣称能抗癌。

,,香港六合平特一码
 


Powered by 香港六合平特一码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